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30万精英人才大迁徙:进军区块链,他们是赌徒还是信徒?

区块中国 2018-5-30 21:32 222人围观 行业新闻

      整个精英阶层,都在向区块链迁

人才、投行精英,与海量的金一起,正在浩荡进场


“保守估计,最近半年,起码有30万人才涌入区块链领域。”某头部猎头公司曾统计出这样的数字——这还是正规招聘机构统计到的,大量创业者和其他入局者不在此列。


什么样的人,正在进军区块链?


区块链是否已成为资金和人才的高密区,迎来奇点大爆炸?



01 百万年薪难招人


突然之间,你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开始充斥着各式区块链的消息。


一问,才发现自己各式的朋友,都纷纷进入区块链圈子,成为从业者。


而30万精英,正在开始有史以来最轰轰烈烈的一次“人才大迁徙”。


2016年,被称为“区块链元年”。那时从业者并不多,圈子很小。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江湖急剧扩张,变得熙熙攘攘。


如同一场流动的盛宴,无人愿意缺席。


区块链的浪潮,来势太猛,很多人都未做好准备,只能仓促进场。


而人才泡沫,和区块链泡沫一样,越吹越大。


某头部科技公司准备搭建区块链团队,负责人程颐的年薪不过60万,他对面试者开出了“100万”的年薪,对方却还在蹙眉,表示要再考虑一下。


“工作3年,有1年的区块链经验,就敢要价100万。”程颐称,行业已陷入巨大的人才泡沫中。


某猎头公司负责人胡丽娜称,区块链的技术总监、运营总监、产品总监,年薪已在40万-150万之间。


“区块链人才普遍月收入在4-6万,高的6-8万。”某巨头公司架构师表示。


他们的薪资,的确居于金字塔塔尖。


区块链的技术人才,已成为市场上最抢手的资源。


BOSS直聘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区块链技术岗位平均招聘薪酬增长31%,打败了其他所有岗位。


“但区块链人才池太小,挖人很难。挖一个区块链的人,要付出200%的努力。”胡丽娜说。


行业正在上演激烈的抢人大战。


“BATJ、众安、小米等巨头的区块链人才,是首要挖掘对象。”程颐称,一般这些人手中都有几个offer。


为了挖到巨头公司的区块链人才,很多公司都给干股、期权,还有Token。


而整个区块链人才市场,都处在一种高度流动的状况中。


“公司在圈内稍有点名气,就有一堆人来挖角,开出更高的工资。”程颐称,在金钱的诱惑下,员工几乎没有忠诚度可言。


“3个月一跳,最开始月薪6000,现在直接是2.5万。”一位区块链记者在毕业后入行,一年多的时间内,工资已翻了4倍多。


各家区块链公司,也面临人才随时会被挖光的危险。


一家媒体公司建立的区块链团队,10个人,半年时间,全部被挖光。


“仅仅靠工资?根本留不住人。”程颐称。


那靠什么?


“我们现在能拿到很多项目的私募份额,然后会分给员工,以此来绑住他们。”程颐称。


而头部的交易所、基金,几乎都靠着“私募份额”捆绑员工。


“私募赚的钱,可能比工资高得多。”程颐称。


为了招人,各家公司使尽浑身解数。“有的公司甚至会给猎头发Token。后者得到5万的Token,去二级市场就可能卖到10万。”布比区块链CTO王璟说。


热潮涌动之际,也不乏鱼目混珠的现象。


绝大多数的从业者,在程颐眼中都是不合格的。


“区块链技术本身并没有那么神奇,会Java、Go、Python语言的人才,能够很容易转型。”猎头吴东博说。


但是,要成为区块链的技术精英,不仅仅要懂一些计算机、编程语言,还要对经济学和博弈论有深刻理解。


其实,区块链的核心,是技术,但其灵魂,却是共识机制。


而区块链能否落地,能否激活所有人的潜能,共识机制才是核心。


比如,比特币的共识机制PoW,就是把人性中“对利益的无限追求”作为原动力,来驱动众人的。


矿工不停地挖矿,燃烧着电能,消耗着显卡,不是为了什么比特币信仰,而是为了“得到币的奖励”。


丹华资本的合伙人张首晟说,比特币是用人性之恶,作为燃料。


一个好的共识机制,是技术、经济学、博弈论的完美结合。


“我觉得,好的区块链人才,应该是经济学和技术的双料人才。”百度区块链负责人曾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02 信仰者


除了技术宅和极客,什么样的人,正在进入区块链领域?


金融圈的精英,是最早嗅探到区块链利益和价值的人。


“我身边起码有20%的朋友注意到区块链,并进入这个行业。”投行出身的志东称。


有意思的是,这次人才大迁徙中,汇入了两股势力。


一部分人,具有区块链信仰,是自由主义甚至无政府主义者。


这其中,有很多90后。


和吃苦耐劳、相对沉稳的80后不同,他们更自我,更注重自身职业发展规划,跳槽更频繁。


“很多90后觉得,自己在某个行业遇到了天花板,想换个更有竞争力的行业。”王璟在观察后发现,他们最不甘心的,就是做一颗螺丝钉。


而区块链正好符合这些要求,让他们一见钟情,最终决定All-in。


26岁的陈小凯就是如此。在美国学金融的他,是一个典型的自由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研究生毕业后回国,他进了一家证券公司做股权投资。


这个工作很风光,但他并不喜欢。


繁冗、缓慢的中心化金融体系,早就陈旧迂腐,亟待革新。


2018年年初,陈小凯放弃了不菲的奖金,离开金融行业,进入某数字货币交易所工作。


和陈小凯类似,23岁的李攀,也早早就感觉触到了职业天花板——她曾在某互联网创业公司担任总助,一年后,她觉得,“文职工作,做到总助也就到头了”。


最终,她选择了去做区块链运营。


“区块链跟金融有关,离钱特别近,变现能力比其他行业强很多。”她认为,区块链,最符合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这些90后眼中,“选择大于努力”,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另外一部分人,大多冲着巨大的财富效应而来。


“我工资的80%用来炒币。除了买主流币,我还会买一些新项目的私募份额。”志东称。


邀请

原作者: 罗素 来自: 公众号:一本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