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节点财经对话曾良:区块链投资一看团队,二看社群,三看生态系统 ... ... ...

区块中国 2018-6-22 21:28 206人围观 干货

目前区块链行业仍存在一些乱象,基础设施也不完备。

我曾在别人探讨共识机制探讨时碰到了很多困惑,也曾区块链信仰产生过怀疑。幸好后来又回归了理性。这个领域还有很多基础建设需要大家来一起完成,还有很多区块结构需要强化,而大规模的分布式商业应用还要在各个行业逐步落地。区块链将大有可为也将大有作为!

——曾良

 

6月21日20:30点,“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节点名人堂」第11期正式开讲!倍链资本创始人曾良与节点财经发起人崔大宝一起为你分享互联网老兵的区块链投资论。

对话时间:6月21日(周四)20:30点(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

对话嘉宾:

曾良:倍链资本创始人,曾担任过百度副总裁、糯米总经理。作为互联网创业家和天使投资人,曾良在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和Digital Marketing等领域都做过孵化和投资;他曾在百度、微软、金蝶等企业担任高管,目前也是多家高科技企业的董事和顾问;半年多前进入区块链领域,创办了倍链资本并投资了一系列项目;他还热心公益,发起并担任IDC国际数字资产慈善基金会的主席。

崔大宝:连续创业者,早期跟随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创办拉手网;BP+创始人、节点财经发起人。《蛮子学堂》固定讲师、西北工业大学创客讲师等;获得老鹰基金、薛蛮子、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等联合投资。

 

曾良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崔大宝:曾总在互联网时代可以说是风云人物,可不可以先给大家介绍下,当初您离开百度之后从古典投资到区块链投资的整个经历?包括您个人对区块链的认知经历了哪些过程?至于当初您为什么离开百度,想必大家也是只从媒体报道中得知一二,方便的话,您也可以大概谈谈。


曾良:我进入区块链这个行业不算太早,也存在一定的偶然因素。离开百度之后,我最先把我的精力放在了人工智能和相关应用领域。

去年上半年时,我投资了一个人工智能算法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落地的天使轮创业项目,但因为牌照和政策方面的原因,碰到了一些困难。大概在去年10月份,这个项目的一位联合创始人因为有数字货币的经验,就建议我让团队转型去做区块链相关业务,所以我才有机会了解和接触这个行业。

一接触到这个行业,我就特别喜欢,觉得区块链技术对信用机制的重构、对价值传递网络的重建、实现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连接,都有很大潜力,能带来革命性的创新和改变。也有很多互联网时代的朋友,逐步跨进这个领域,大家一开始都不眠不休地学习和讨论,于是我很快就成为了其中的一分子。

对于我个人对区块链的认知,在过去半年多时间里经历了一个由浅入深、由痴迷到怀疑再到理性热爱的一个过程。一开始接触,是对整个通证经济的痴迷,觉得这个就是下一代互联网的数字经济基础,觉得借助于这种可流通的数字权益证明,可以激发出千姿百态的创新型态。


群友:我们也对区块链特别喜欢!


曾良:随后,由于这个行业仍存在一些乱象,基础设施也不完备,我在别人探讨共识机制探讨时碰到了很多困惑,也曾区块链信仰产生过怀疑。幸好后来又回归了理性。这个领域还有很多 Building blocks需要大家来一起完成,还有很多Infrastructure需要强化,而大规模的分布式商业应用还要在各个行业逐步落地区块链将大有可为也将大有作为!


崔大宝:我见过曾总多次,也从很多投资人和创业者口中听过您,他们提起您都对您竖起大拇指。


曾良:区块链这个行业也是需要口碑,需要credit的,多谢大宝。


崔大宝:第二个问题,您进入区块链以来都投资过哪些区块链项目?投资他们的初衷有哪些共通之处,或者说您的区块链投资原则是什么?


曾良:我投资过几种类型的区块链项目。第一类是区块链行业的媒体,比如我此前说过,最早进入这个领域就是被原有项目团队建议,投资孵化了区块链媒体“币快报”,希望是在区块链3.0时代智能化、社区化、工具化特性兼备的新媒体,提供智能信息流,普及区块链,推动生态发展。

“币快报”这个项目上线一阵子了,App已经10万+ DAU了。后来,我又投资了一些区块链在游戏和健康医疗保险方面的行业应用。这样的行业选择是觉得游戏行业是数字世界全场景的体现,区块链天生跟游戏行业有良好的结合点。而健康医疗保险领域对个人数据的安全和隐私要求高,区块链技术有用武之地。

最近,我把焦点放在偏重于区块链基础设施,包括行业应用的基础设施上。比如游戏行业,我们在启动一个GES (Game Engine System)的区块链游戏公链项目。在电商领域,参与投资了一个用区块链技术建立实现支付、登录和身份验证的独立安全平台。也在考虑参与推动新一代的公链建设,包括一些新的共识算法和分片存储机制的探讨。也参与过对新的交易所形式探索的项目。


崔大宝:币快报得给您广告费,哈哈。


曾良:他们可以跟节点财经合作。

言归正传,我在项目选择方面,没有非常严格的纪律性或者原则。近期选择项目跟刚开始时也不太一样,因为目前的理解比以前更深刻一些。如我此前所说,我觉得区块链的大发展和大规模商业应用的落地还需要一些Building Blocks,我希望能找到这些Building Blocks,能够对整个生态系统创新性地推动。

另外,就是一些无论古典互联网投资还是区块链投资都要关注的核心要素,一定要看团队,要看项目创始人和核心团队的素质、能力和人品。


崔大宝:看团队是投资人最大的共识。


曾良:是啊,对于区块链项目来说,团队的心态尤其重要啊。


崔大宝:第三个问题,您现在参与过的区块链项目有没有被爆出“不靠谱”的?如果有,作为投资人或者顾问,遇到这种情况您会怎么处理?


曾良:前前后后投资和参与了近十个区块链项目了,如果不算个别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站台“的,目前还没有碰到真正不靠谱的。也许我运气不错。


群友:曾总在夸自己眼光好呢。


崔大宝:看来有项目的可以找曾总,让曾总带来更好运 。


曾良:客观来讲,也有个别不怎么成功的项目,不成功的原因在于过度关注应用场景而忽略了区块链的有效价值体现,充其量属于那种”技术上可行,商业上价值有限“的项目。没有碰到不靠谱项目,也许跟我非常关注团队选择、不去盲目追逐热点、不被太炫目的营销手段而蛊惑有关。自吹自擂一下啊:)


崔大宝:必经是经历过大公司身经百战,曾总眼神还是比较犀利的,有很多女创业者说不敢直视你的眼睛,哈哈。


群友:那作为女创业者我一定要看看曾总的眼睛,哈哈哈,我不怕。


崔大宝:曾总眼神犀利人很温情 。


曾良:如果未来碰到不靠谱项目,我立刻壮士断腕,切割清楚,避免被利用来作为忽悠的工具。哪怕为此承担经济损失,也在所不惜,毕竟我们的Credit是支撑我们在这个行业和在投资界走下去的关键要素。


群友:我还惭愧自己不会忽悠呢,太实在,看来总是有不喜欢忽悠的人。


崔大宝:第四个问题,现在越来越多像您这样资深的传统投资人转型区块链,也包括很多传统投资机构要么all in要么谨慎进军区块链。想请曾总分享一下,您认为区块链投资是否能颠覆传统投资市场?传统投资人转型区块链要在格局、策略等各方面做出哪些转变?


曾良:我昨天上午还在跟FBG资本的创始人周硕基讨论这个问题。我不认为区块链投资会彻底颠覆传统投资市场,因为相通之处可能大过差异性,很多基本原则还是一致的。但区块链投资确实有些规则与传统领域投资的规则不同,区块链投资让投资者参与门槛更低,退出机会更多,波动性也更大。

对于传统投资人转型区块链的话题,客观来说我不是一个很合适的回答者。因为我算不上一个资深的传统投资人,我长期在微软、百度这样的企业做高管,在投资领域我的产业思维和视角远远重过财务思维和视角,我的财务背景相对弱了点,那么就简单讲一讲我的理解。


崔大宝:目前很多人都认为投资特别需要具有产业背景的人 。


曾良:在区块链投资领域,我觉得价值投资的理念仍然Work,不会被抛弃,但不同之处在于:

第一是投资人更加关注团队,除了项目创始人的能力等因素外,要特别关注创始人的心态和自律性,因为这个行业有对人性的考验和监管的缺失。

第二是要区块链投资要关注项目的社群,社群的活跃度和质量都非常重要。在社群里能发现很多对项目有价值的东西。

第三,要更加关注整个生态系统。要看项目在生态系统中是在什么位置,扮演什么角色

我想到的主要就这三点。


群友:曾总,如果您是项目方的话如何筛选投资人呢?


曾良:这个既要遵循原则,还得有好的直觉。


崔大宝:第五个问题,区块链因为离钱太近,难免涉及关于“人性”的话题。从您自身经历以及身边区块链投资人和创业者的表现来看,您对“利益与人性的博弈”这个问题怎么看?


曾良:这是一个哲学性很强的问题,恐怕无法得出普适性的答案。我希望这个行业会出现更有效的监管,去放大作恶的代价,可能我们就不需要过分担心所谓利益与人性的博弈。

这里有一个小技巧,我会很关注被投项目创始人的财务状况。简单说,我希望投资那些财务自由的人或者至少是在这方面见过一定世面的人,抵抗诱惑的能力就会大很多。我希望这个行业多点轻松的娱乐气氛,大家笑着笑着就把事情做好,也顺便把钱挣了。当初投币快报,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项目创始人和CEO 刀哥在传统领域是成功人士,而且也有决断力。


崔大宝:成功乘以成功等于成功,没毛病。


曾良:即使你不怎么富有,也要表现出来胸怀天下的气质!这是我对区块链创业者的期望。


崔大宝:第六个问题,通正派的孟岩老师曾经提出经济系统设计是整个区块链项目的魂,前几天我跟孟岩老师对话,他也专门指出了现在区块链项目中通证经济系统设计的8个陷阱。您在考察项目时,对于项目的经济系统设计会做哪些考量?
 
曾良:孟岩老师是通证经济大师,我读他跟你的对话也学到很多东西啊。 我都担心你们上次对话的水平这么高,专业性如此强,我们以后的对话都难以超越了。

区块链项目的经济系统设计是必须去考量的,我自己会去思考这两方面:

1)项目的共识机制是如何达成的?或者说项目发展衍生出来的生态系统是如何达到共识甚至共赢。

2)项目的结构是否会鼓励生态系统中的参与者长期持有?这个生态系统中的参与者包括开发者、交易者以及一些B端和C端的用户等角色。


群友:各有所长

群友:再次致敬孟岩老师!孟岩老师那期对话,需要消化很久!


曾良:我可以举个例子,最近我在参与研究孵化一个“GES游戏引擎公链”项目,我就希望系统设计上能够考虑游戏开发者、游戏玩家、游戏投资者和第三方服务提供者能够在生态中平等互利、长期参与,并且要充分考虑系统如何冷启动,而不是依赖于已经坐拥客观的流量才能运行,这是项目成功落地的重要因素。

我这方面的思考就基本在这个层次上,今后还得多跟孟岩兄请教。


崔大宝:下次要不要我组个局邀请您两位老师一起来个巅峰对话怎么样?


曾良:可以啊,不过估计我专业性不如他,需要学习啊。


崔大宝:第七个问题,相比您现在作为诸多企业的董事、战略顾问或者创始合伙人等身份,您似乎最看重的还是“IDC国际数字资产慈善基金会主席”这个身份,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慈善可以更好做背书还是您确实做了很多区块链+慈善的项目?


曾良: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我换过不同的办公室,但一直都挂着四个字的一个大横幅,“我本善良”。

对于慈善公益,我一直很热心,而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公开透明、信息可追溯、通过智能合约自动执行这些优势正好可以解决原有慈善公益项目所被人诟病的问题。 因此,有两位也一直热心公益的链圈朋友,一位是桃花源实验室的发起人楚小白,另一位是KKG项目的发起人张鹏 (他曾经在汶川地震后的第一时间里带着志愿者车队进入了救灾第一线),就跟我一起成立了这个用数字资产来做公益的组织。


群友:《我本善良》——温兆伦!


曾良:我们这两个月筹划了一些活动,比如很快会启动一个”万人万E “的数字资产慈善行动,请大家一人捐出一个以太坊来进行精准扶贫等活动。我们也在组织研究和撰写区块链技术提升公益事业效率和效果的白皮书。


群友:我是汶川地震后第一批进入灾区的记者。


曾良:但在过去两个月的筹划中,我们也发现在当前环境下,做公益活动受到一些限制,困难不少。比如说,得有类似于中国红十字会这样有权威公信力的组织给你 endorsement,你才能真正启动一些募资什么的慈善活动等等。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我们的进度。但我们会恪守我们的slogan,“无论时代怎样,我们都应善良!”继续往前推进,也希望大家支持,让大家的公益之心有个被服务的地方。

大家多多支持吧,我们不希望也不需要来作秀,是真心希望能够用公益帮到这个社会。


群友:我发现我和曾总居然有共同的价值观!


群友:支持


群友:汶川地震是我来北京第12天也是做科技记者第10天  过去那么久了。。还是很震撼!


崔大宝:看来曾总不仅是理性严谨的投资人,还是温情善良的公益人士 。


崔大宝:第八问,您对现在整个区块链的发展态势怎么看?之前薛老在“节点名人堂”喊话说“区块链创业不仅想到、说到、还要干到。都别怂,就是干”。您同意薛老说的吗?您在区块链领域的策略是相对激进一些的还是谨慎保守一些的?


曾良:整个发展态势,是一个太宏观的问题,我也绕一下,感觉“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新兴事物刚起来的时候,应该都有这特点,泥沙俱下,机遇与挑战都很大。但行业会逐渐回归理性,新生事物最终会发展壮大。

我很认同薛老所说的,这个行业里,执行力是关键,光说不练肯定没有用,你得去不断试错,不断证伪,必须去干。当然,要恪守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至于我自己,我个人的策略是相对激进一些,狮子座的本性嘛。也许离All in还略有差距,但我的主要的精力和资源都放在这个行业上了。


群友: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恪守道德底线很重要。


曾良:已经不年轻了,机会错过也许就不再来,所以我愿意激进一些。


群友:目前很多相关法律还是空白!


崔大宝:很欣赏曾总这个观点。


快问快答:

崔大宝:1、现在如果有人再拿着之前离职百度事说事儿,您会恼吗?

曾良:没什么好恼的,脸皮已经够厚了。哈哈,这是玩笑。

我就跟着说一句话吧,我大学时拿过一个辩论赛冠军,我当时的结束陈词,也是我的座右铭,是德国哲学家康德说的,“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 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二是我们自我心中的道德律。

群友:赶紧抬头看了看星空。

群友:厉害了我的哥!你是仰望星空的人!

崔大宝:2、您觉得自己会成为区块链投资的“大韭菜”吗?

曾良:听说我们这些古典互联网投资人,进入区块链行业,都被视为“大韭菜”,但我还是毫无惧色的来了。哪怕被割一割,也希望还能被留点根。可以又“春风吹又生”的长起来啊。

群友:抬头看了下天花板。

崔大宝:心态真好,而且不经历熊牛市的投资人不算真正的投资人 。

崔大宝:3、您后悔进入区块链有点晚吗?

曾良:还真有点后悔。其实2013年就接触过比特币,但没怎么在意。但“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现在也来得及,毕竟路还很长。

群友:对,路还长着呢,我们都是先行者!

崔大宝:也是我们大家常常说的正规军入场了,曾总也代表了这一批正规军推动行业发展 。

群友:看到那么多对区块链并不了解却自以为很了解然后轻易给出了“骗子不靠谱”结论的人,感觉我们大家任重而道远。

崔大宝:4、您打算今年投资多少个区块链项目?

曾良:我自己希望未来半年能再投7-8个项目,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随缘。重要的是能深度参与1-2个对行业有深远意义的好项目。这是我期望找到的。

崔大宝:节点财经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标的

群友:同楼上

群友:节点财经,以媒体入手,布局区块链产业链的关健节点。

崔大宝:最后一问,您觉得区块链发展目前最大的桎梏是什么?对区块链创业者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曾良:我觉得最大的桎梏是从业者的心态吧,需要整个行业在“逐利”和 “长远事业“,或者说”情怀“之间吧,谋求平衡统一。

我最想给创业者说的一句话,”不给自己设限,人生中没有限制你发挥的藩篱!“

群友:感谢每一位认真研究、从事区块链,并乐意将真知灼见分享给大众的良师益友。

崔大宝:感谢曾总精彩分享。

最后感谢媒体的支持!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