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节点财经对话孙健:区块链的“90后化”将成主流

区块中国 2018-7-16 20:52 155人围观 干货

节点财经对话孙健:区块链的“90后化”将成主流
区块链的本质是一个自带金融属性的新互联网,非常适合懂互联网金融的人;
区块链投资打破了股权投资吃独食的恶习;
区块链领域的投资,相当于早期的天使投资,尽调的主要就是人的能力,品质,以及商业模式;
区块链行业讲究的是社群精神,一个社群的影响力和社群带头人的吸粉能力是紧密相关的;
股币平行的模式,是法币股权基金和纯数字货币基金之间的过渡模式,会逐渐成为行业的主流;
区块链行业新动向:
1. 技术扎实,社群运作优秀的团队会成为新的焦点;
2. 大V创业会逐渐成为常态;
3. 区块链基金的投资收益率两极化会越来越明显;
4. 区块链项目的90后化会成为主流。

——孙健
 
7月13日20:30点,“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节点名人堂」第14期正式开讲!JLAB(九鼎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孙健与节点财经发起人崔大宝一起带你了解下半年如何跪着赚钱。


对话时间:7月13日(周五)20:30点(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

对话嘉宾:

孙健:JLAB(九鼎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河海大学客座教授,曾在无线增值行业领域工作多年,2008年进入VC行业,2011年加入九鼎投资,专注于移动互联网行业的早期风险投资;后创立JLAB,成为第一个成立专业数字货币基金的古典投资人。

崔大宝:连续创业者,早期跟随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创办拉手网;BP+创始人、节点财经发起人。《蛮子学堂》固定讲师、西北工业大学创客讲师等;获得老鹰基金、薛蛮子、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等联合投资。
 
孙健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崔大宝:第一个问题,作为“第一个成立专业数字货币基金的古典投资人”,你能否给我们分享下第一个吃螃蟹是什么感觉?再介绍一下JLAB的发展情况,比如基于什么契机成立的,目前投了哪些项目,收益情况怎样?请高调晒出你们的成绩单。
孙健:感觉还是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大家也知道,我们这帮人来自国内顶级机构,(九鼎)已经做到了合伙人的级别。抛弃之前股权领域的舒适区进入到区块链的平行世界,压力很大的。万一没搞好,也没脸回到股权世界了。
同时,我坚定一个信心,区块链是一个大机会。区块链的本质是一个自带金融属性的新互联网,非常适合懂互联网金融的人。我之前做了10年的互联网投资,五年的互联网金融投资。
JLAB成立一年时间,投资了50个项目,比我之前预想的发展要快。
JLAB一期基金主要投在亚洲,2个日本的,10个中国的。目前JLAB二期已经投资完毕,其中有一半来自美国。JLAB一期基金的时间周期比较好,整体基金收益率非常高,大概1311%。
行业好像有个惯例,大家的第一只基金表现都很优秀,使出吃奶的力气投资。
崔大宝:  回报最高的是哪个?
孙健:目前最高是本体。ONT。半年40倍。年化应该是80倍。
崔大宝:拿到份额的都厉害。本体,国内没几家拿到的。
崔大宝:第二个问题,我看你在之前演讲中提到,说下半年整个区块链方面的投资领域会有个“冲顶大会”,到时全球起码会有1万家投资机构出来。但是一方面是新投资机构或个人,甚至是一些大型交易所不断涌现,就像你说的可能两个人就能做个基金;一方面是越来越多正规军入场。那你觉得下半年投资机构在多重压力夹击之下,还能有哪些突破的路子可走?
孙健:区块链领域全球1万家投资机构,听起来是个很吓人的事情。
看中国股权投资机构的数据,已经有3万多家。对比之下,到了年底,投资机构可能只会比预测的更多。
新入场的投资机构里面,接受过专业投资训练的人越来越多,这对于行业来说是个好事。
区块链投资机构的分层很迅速,头部的投资机构在选择项目的时候比较从容。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打破了之前股权投资的一个恶习,吃独食,这一点我很喜欢。
这个行业基本上是联合投资为主,一个优质项目,经常是全球几十家投资机构联合进行投资。有优秀口碑的投资机构领投,同时其他机构有跟投的机会。
下半年依然有很多好的投资机会,垂直行业公链的投资会加大,应用类的投资也会加大。
崔大宝:应用类具体哪个领域比较看好可以展开下吗?
孙健:金融领域的各种应用,非常的多。
崔大宝:第三个问题,我听过不少投资人都表达过一个观点,就是过去古典投资时代是项目找投资难,现在区块链时代是投资机构或个人抢好项目抢不到。你们在“抢好项目”方面有哪些“独门绝技”?
孙健:独门绝技也要披露啊。
独门绝技一个是我们很专业,再一个是,我们很诚恳。
很庆幸,JLAB在一年的时间内,依靠投资业绩,建立了优秀的口碑。好的口碑以及我们之前投资的项目所带来的资源,是创业者们非常喜欢的。
例如:我们在钱包领域投资了第二大钱包公司,Kcash。行情app领域,我们投资了最优秀的公司MyToken,token360。交易所领域,我们投资了Cointiger。这些资源,都可以给项目方带来很好的资源合作。
崔大宝:无论古典投资还是数字货币投资,口碑永远是机构的品牌基础,都是明星案子。
群友:是把互联网的那套投资理念用到了区块链吗?
孙健:互联网领域是项目跪求投资人,区块链领域反过来了。为了投一个好项目,直接跪了。
崔大宝:都跪过哪些项目?
孙健:牛逼的项目,基本都是跪来的。不仅要摆资源,讲理念,还要够诚恳。
崔大宝:健哥确实很谦虚,把我们山东人的优良传统体现的淋漓尽致 。
崔大宝:第四个问题,区块链投资周期短、节奏快,在很难充分尽调的情况下,你们会如何迅速筛选出优质项目?
孙健:这个问题,我经常在问自己。到底有没有充分的了解过项目,然后投资。能不能做到不跟风。
区块链领域的投资,相当于一个早期的天使投资。
天使阶段的投资,实际上能尽调的主要就是人,包括人的能力,品质。再一个是商业模式。
只是说,现在的状况,是在天使阶段就募集了IPO轮次的钱。一把搞定。大家对于项目的未来发展,不是很有把握。所以很多人会比较担忧。
群友:认同,今天还看到一个项目白皮书,上面没有团队介绍,都不知道怎么判断。
崔大宝:第五个问题,你有一句话让我觉得挺有意思——如果你的能力配不上你的财富,你在这个行业的财富就会消失。能不能具体展开讲讲这句话的含义?我个人觉得,区块链现在的玩法离钱太近了,很多人不论是能力还是心理确实未必担得起突如其来的巨大财富。最近有些大佬们你撕我我撕你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样的问题。你对这个怎么看?
孙健:区块链行业和娱乐圈蛮像,互撕确实存在。
两个行业共同的一个特点就是个人IP属性强烈。前一阵,我也不经意因为阁主的身份成了网红。
本质上,我们JLAB还是个严肃专业的投资机构。
区块链行业讲究的是社群精神,一个社群的影响力和社群带头人的吸粉能力是紧密相关的。行业快速奔跑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掉队。
观察最近几年的全球TOP10区块链市值排行榜,就会发现,变化非常大。主要原因还是创始人的能力跟不上行业的快速发展,昙花一现的案例很多。
我也想成为亚历山大帝,结果发现自己压力山大而掉队。
崔大宝:您认同投资人也需要IP效应吗?
孙健:目前国内的投资人,IP还是属性很强烈的。为了IP属性,一个严肃的投资人也拼了。
崔大宝:因为项目成名的投资人,值得很多投资人学习。
崔大宝:第六个问题,我知道JLAB上半年投了不少底层公链方面的项目,下半年我看你提到了几个比较有潜力的领域,比如内置交易所的钱包、去中心化的钱包、金融类资产、地产等权益类资产、流量型交易所等等。这也会成为你们下半年重点投资的领域吗?整体来说,随着你说的下半年投资领域不断白热化,你们的投资策略会有哪些调整?
孙健:是的。上半年JLAB投公链赚了不少钱。最近,我提过一个观点,关于超频类的底层公链,(例如做更快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市场上已经足够多,JLAB已经不再投资。
下半年我们的投资策略,从底层投资移动到中间层。关注的重点是创新型的公链以及在金融场景的垂直行业链。
我之前提到过流量型的交易所之后,冒出来了很多挖矿模式的交易所。这其中JLAB也投资了几家。另外钱包内置的交易所,我们投资过Kcash。交易所业务是区块链领域的核心生态,这个领域的争夺依然会很激烈。
崔大宝:的确,我这边近期接触不少垂直行业链。
崔大宝:第七个问题,现在有不少投资机构开始尝试“股币平行”的投资模式,就是说先投股权,然后做了token后再映射一部分。你们也有做这方面的尝试吧?一般会选择什么样的项目进行这样的投资模式?

孙健:这个现象很有意思。
股币平行的模式,是法币股权基金和纯数字货币基金之间的过渡模式,会逐渐成为行业的主流。全球都会如此。
JLAB的基金都是数字货币基金,没有募集过法币,目前还没有采用这个模式。这个模式对于传统世界的投资人,比较容易接受。也有利于法币基金的转型。区块链世界的投资,把市场做大,是行业应该多考虑的事情。
崔大宝:干脆利索,赞。
崔大宝:第八个问题,我看有资料说,美国Top10的项目,JLAB投了一大半。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下,美国那边的区块链项目和投资情况是怎样的?与国内这边有哪些异同?未来JLAB在海外的投资布局是怎样的?
孙健:是的,从第二期基金开始,我们在海外投资的力量明显加强。区块链给了中国投资机构一次很好的机会,能够在全球投资项目,这是我之前做了10年股权投资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坦白说,中国新一代的90后投资人,大部分受过良好的海外教育,他们需要一个新的战场,一个公平的战场,来展示一下水平。传统的金融领域投资,我们是没有什么机会的,所有的玩法都是美国人发明的,很难在短时期内逾越。
JLAB从成立起,就希望成为一个在全球区块链投资领域具有影响力的机构。从春节到现在,美国当红的项目我们投了一半多。美国的项目,尤其是硅谷,在技术领域还是有很深的积累,做项目的节奏感把握的也比较好。
之后JLAB的重点还是继续以海外为重心,目前在美国,韩国,新加坡,都有我们的投资团队。
群友:美国当红的项目比如哪些啊?
孙健:当红的,例如,Ankr,Oasis,Thunder。
崔大宝:第九个问题,菜根兄最近在文章里提出了“区块链的10个新动向”,我个人非常认同,比如说IP效应开始失效,甚至有些大咖的负面光环开始反噬自己;比如说有些缺乏商业运作经验的优质技术团队也会沦为“空气”;比如说“公心”会是未来公链团队非常重要的素质等等。从投资人角度看,你如果总结几个区块链的新动向,会是什么?

孙健:1. 技术扎实,社群运作优秀的团队,会成为新的焦点。
          2. 大V创业,会逐渐成为常态
          3. 区块链基金的投资收益率两极化,会越来越明显。
          4. 80后是移动互联网的一代,90后是区块链的一代。区块链项目的90后化会成为主流。
崔大宝:精辟,我补充一个。5、专业正规军投资人成为主流。
崔大宝:第十个问题,最近经常听人说传统资本市场和创投圈又进了寒潮期,有人说是因为区块链分流了一部分资金,你怎么看?
孙健:我个人认为,没有太大的相关性。区块链整个市场的整体规模还很小,相对于传统资本市场还是不值一提的,九牛一毛的感觉。
崔大宝:前段时间看红杉还发起了早期天使基金,说明古典行业未必想象的那么惨,数字货币投资也没想象的那么好 。
快问快答:
崔大宝:1、 你在河海大学做客座教授,所以你会做区块链的布道者吗?
孙健:会的。我在学校也开过一次讲座。专门讲区块链的话题。感兴趣的人不是太多。不知道为啥,可能是讲的太差了。
崔大宝:2、 你之前说过,很多投资机构可能只有一两个人,也同样做的非常有活力。你认为这会成为未来主流吗?
孙健:  行业初期的时候,什么样的事情都很正常。股权投资早期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再往后发展,会越来越正规的。
崔大宝: 3、  对于那些“大佬”们撕来撕去的行为,你是反感还是无感?
孙健:哈哈哈,宫斗戏,我老婆好像比较喜欢看。
崔大宝:  4、 如果说正规军的优势是正规、专业,那“非正规军”优势是什么?
孙健:  投资技能有两种,一种是专业训练,另一种是天赋和直觉。他们属于后者。其实中间也有很厉害的高手。
崔大宝:回答的真有艺术。
崔大宝:  5、  传统VC和数字货币基金,哪个让你更过瘾?
孙健: 必须是后者啊!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