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节点财经对话刘佳勇:如何用心理学玩转跨界投资

区块中国 2018-7-27 21:47 158人围观 干货

区块链在生产力不变的情况下重新定义了生产关系;
区块链未来会让所有的公司以及投融资机构发生本质上的变化;
每一个媒体从业者和行业从业者应该树立起一个端正的价值观;
如果一个人长期喜欢揭穿别人,那是因为自己对自己的项目不够自信,总想博取眼球,博取别人注意力的一种潜意识行为;
创业本身是一个需要挑战自己之所不能的一个情绪管理的过程;
古典投资人在区块链行业很难做成功;
从人类的整个发展历史来看,只要涉及到竞选,一定会有阴暗面。

——刘佳勇

7月18日20:30,“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节点名人堂」第15期正式开讲!币安天使投资方JRR crypto全球合伙人刘佳勇与节点财经发起人崔大宝一起带你了解如何玩转跨界投资。


对话时间:7月18日(周三)20:30(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

对话嘉宾:


刘佳勇:币安天使投资方JRR crypto全球合伙人;Hubox 联合创始人;福能文化传媒董事长;华测检测董事(股票代码300012);欧洲实战华人商学院院长;情商管理应用学创始人;北京卡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成长官;湖南咖啡之翼品牌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成长官;杭州联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成长官。


中国知名企业家,职业首席成长官,八年德国认知心理学背景,擅长用心理学解读消费者心理,首批将心理学,融入个人成长和企业管理的实践专家。


十年创业生涯,热衷于通过目标客户搭建企业的商业模型,探索行业的生命周期。擅长通过产品定位精准流量,通过专业的社群营销和内容营销手段为企业引流,最终实现业绩裂变,助力企业成长。


曾担任中国多档大型创业类节目的主持或评委、多档电视节目的嘉宾或主持人。曾在《非你莫属》、《老板变形记》、《实战商学院》、《我是创享家》、《异想天开》等电视节目担任主持人和评委导师。


长江商学院EMBA,文创首期。清华大学积极心理学指导师。


崔大宝:连续创业者、早期跟随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创办拉手网;“BP+”创始人、节点财经发起人。《蛮子学堂》固定讲师、西北工业大学创客讲师等;获得老鹰基金、薛蛮子、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引力波资本、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旗下法大创投、相对论资本、倍链资本等机构联合投资等联合投资。业内被称之为“搞定大佬专业户”个人曾投资“奇才朱潘”创办的4931明星项目。


刘佳勇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崔大宝:第一个问题,先请刘总解答下我心中的疑惑。我看了您的履历,实在是太跨界了:学医出身,精通光伏行业,8年德国认知心理学,创业做过咖啡、生物科技、传媒、商学院,做过电视节目主持人,如今做区块链投资……您到底是怎么玩转这么多身份和领域的?


刘佳勇:谢谢大宝的介绍,也感谢所有小伙伴们的鼓励。


首先给大家澄清一下,我认为自己还很年轻,还在不断的进步中。所有的努力以及所有的过去皆为序章。还要跟大家澄清一下,我貌似辉煌的过去,其实只干过两件事情。


第一就是我的学术背景,我本科读的是哈尔滨医科大学临床医学,我的硕士和博士是学心理学的。我在德国学的认知心理学,然后在清华学的积极心理学。


我在很多企业担任的是首席成长官。我也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什么叫做首席成长官。


从业务层面上来说,我关心的是业务如何成长,商业模型在业务增长过程中如何能为企业带来爆发性的增长。所以呢,无论是华测检测,还是卡瘦生物。尤其是卡瘦,我要跟大家讲一下。卡瘦是一款减肥产品。我们从去年产品上线到今年的七月份,实现了26亿元的回款和销售额。


那这个商业模型的设计主要是由我完成的。所以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关注企业的业绩成长,这是我的主要核心。第二个,我关注的是所有团队的个人能力成长,这两个方面我用的工具,都是心理学。


站在业绩成长上,我是从消费心理学重新解构了生产关系,如何让消费者成为我们的代理来帮我们层层推销产品。从高管、团队的角度,我们如何一手打造一个有存在感,有优越感和凝聚力的团队。


所以呢,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用心理学的方式来解读业务和帮助团队成长。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名创业者。每天都在苦哈哈的创业中,所以每天都特别繁忙,也在不停地学习。


大家看到我的所有履历,包括我在很多中国知名电视节目上露出,是因为我有一个终极的梦想,我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够成为一名老师。所以现在我会在欧洲定期的授课,同时在很多商学院包括长江商学院,清华大学定期讲课。那这是我的人生定位,我希望将来能成为一名老师。


在区块链领域,说实话和很多前辈相比我进入区块链是比较晚的。但是,我认为区块链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商业模式结构,尤其是在生产力不变的情况下重新定义了生产关系。


这和我在读硕士、博士期间研究的心理学逻辑是一回事儿,我们从生产关系重新定义了人际关系。区块链无论是叫去中心化还是分布式结构,都是重新定义了社群的关系。


我认为区块链在当下不仅是热门词,更主要的是让我看到了所有的公司结构以及未来的投融资结构都会发生本质的结构式的变化。

崔大宝:第二个问题,刘总还有个身份是号称币圈“东方财富”的Hubox联合创始人,可以先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吗? 在同类项目中Hubox有哪些特色?

刘佳勇:Hubox是来自于两个英语单词,一个是hub,在英语中是中枢的意思。另外一个box,就是箱子也有钱匣子的意思。Hubox,一句话来定义就是币圈的东方财富。我们这是一个专门针对于币的媒体,就像股票市场的东方财富。


Hubox和其他区块链媒体财经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是完全针对于每一个数字货币的深度分析,做数字货币的调研,也是投研,包括他未来的趋势。我们也请了很多大V入驻我们的平台,针对币进行点评,也欢迎节点财经的有对于币深度研究的小伙伴入驻的平台,我们也为大家准备了各种糖果。


而Hubox这个项目比较优秀的地方,我认为有两个特点。第一是Hubox是由我们JRR Crypto全程孵化的一个项目,第二就是合伙人的基因以及团队比较好,我们的合伙人苏兴有着非常雄厚的互联网金融背景和Fintech背景,曾经做过注册用户达到千万级以上,并且流水和销售额突破过千亿以上的互联网金融产品。


我们这个团队还有很多来自于做交易所、做量化交易的高端人才组成。


Hubox预计在几个月后会上交易所,欢迎各路大神入驻成为大V,或加入团队,都有丰厚的糖果奖励。

崔大宝:第三个问题,我看到Hubox 提出了一个核心价值观:共建、共享、不作恶,挺好,尤其是“不作恶”这点,在当前混乱和浮躁的大环境下非常难能可贵。不过,“不作恶”是个相对主观的意愿,请问刘总Hubox具体会怎么践行这个价值观?


刘佳勇:关于不作恶这一点,我也确实要格外声明一下。


自从进入区块链行业,我从最初很兴奋,到深度了解行业新闻,接触很多优秀的人才,但是总让我感到痛心疾首的是我们行业中充斥着大量的虚假新闻,充斥着大量的割韭菜新闻,甚至充斥着互相揭老底这种行为,我认为这都是作恶的行为。


我们作为行业的从业者,第一要秉承着共建共享,第二,我们要坚决捍卫行业的正义,但是我们不应以传播行业负面为荣,这是我的价值观。


因为外界看区块链本来就带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甚至对于这个技术应用不清晰的地方。结果我们经常自曝家丑,让很多人意识到我们的行业内原来是大量的撕逼事件,这是我极力反对也反感的。


我认为我们每一个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都有责任和义务共建一个文明,甚至是礼貌、互相尊重的生态。而不是以互相揭秘、互相炒作、互相怼为荣,我坚决反对以此作为新闻噱头传播。


我认为每一个媒体从业者和行业从业者应该树立起一个端正的价值观。


包括前不久在北京我们JRR和美国的Tokenfoundry一起举办了一次线下活动。作为主持,我发现有区块链从业者在上面嘉宾分享的时候在下边开小会,我当时有一点怒了,我认为每一个从业者应该充分先提升自己的素质,这样这个行业才会越来越好。


所以Hubox会从我做起,从我们团队做起,做有价值的事情,坚决不做恶。


崔大宝:价值观正。

崔大宝:第四个问题,Hubox的天使投资方是您担任全球合伙人的JRR Crypto。我知道JRR Crypto也是币安的天使投资方。请刘总简单介绍下JRR Crypto吧?当年投资币安真的只是因为看好赵长鹏和何一吗?这次成功投资对您后来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理念有哪些影响?


刘佳勇:其实认识何一真的很久了,我们是2015年在《非你莫属》一起同台过。那个时候我们真的是很愚钝,当时何一就向我们普及数字货币的未来。但是当时舞台上很多嘉宾懂得都特别少。


最开始我们是看好赵长鹏和何一的为人,以及他们在行业的深度、人脉和技术壁垒,所以我们有幸成为他们的天使投资人。那这是我们JRR Crypto众多基础设施布局中的一环,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这次投资的成功,也让我们JRR Crypto坚定的做价值投资。尤其是在基础设施方面,那现在JRR Crypto从海外到国内已经完成了七大产业的布局,现在也在继续一如既往的为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做深度布局。

崔大宝:第五个问题,我觉得刘总这些title里有一个让我很感兴趣——情商管理应用学创始人。我们都知道情商在当下很重要,这个“情商管理应用学”主要包含什么?您在创业和投资过程中关于“情商管理”有没有哪些切身的感受?在当下浮躁的区块链时代,“情商管理”是不是格外重要?尤其是那些喜欢撕来撕去的人们。


刘佳勇:情商管理应用学是一个独创的跨学科的应用技术。由彼得萨洛维和丹尼尔戈尔曼在对美国几千名常青藤的优秀学生进行跟踪之后,总结出一系列成功需要的因素,这是超越智商的一种情商概念,也超越了情绪管理。


管理应用学是我试图用情商加上我们现在创业中的管理合并起来,打造出的一门在不同场景和不同情境下应用的学科。


在创业和投资中都有非常显著的应用。尤其是在创业中,创业本身是一个需要挑战自己之所不能的一个情绪管理过程,也是所有创业者要在不同的场景和情境中带领团队打造一个共识、共知、共情、共创的一个环节。


所以呢,情商管理讲的就是领导力,如何凝结更多的人和你一起共识、共情,最终走向共创的过程。


在投资领域,情绪管理也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最近的两届诺贝尔经济学获奖者全是做心理学研究的,大家会发现,在投资的过程中,影响我们决策的都是非理性因素,而大多数是行业的情绪造成的。


一个行业的情绪感知蔓延,会影响到投资人做最后的决策。可见情商管理以及情绪管理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区块链目前是以投资为导向的行业,在应用端我们还没有看到特别优秀和杰出的dapp。所以这个过程中如何通过控制情商来实现更大价值的布局就是情商管理的部分。


最后针对行业内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新闻是针对于撕逼现象,我从心理学的解读是,如果一个人长期喜欢揭穿别人,那是因为自己对自己的项目不够自信,总想博取眼球,博取别人注意力的一种潜意识行为。


所以经常去撕别人,去揭穿别人的大多数(不是绝对的)是对自己的项目有自卑心理,不够自信而没有专注于自己的项目上的一种典型的行为特征。


崔大宝:像我这种情商智商都不在线的应该多请刘总吃饭学习下。


崔大宝:第六个问题,“现在的区块链世界就是一个赌局。所有人都是玩家,在这种情况下,少对价值投资夸夸其谈,多去做实事才是重要的”。在言必称“价值投资”的当下,您这个观点挺犀利的。所以您的意思是说很多人其实打着“价值投资”的名号做着投机的事,还是说当前大环境下谈“价值投资”还为时过早?


刘佳勇:其实上面的那段话是当时在澳门会议的时候,一次采访过程中我提出的。因为当时的情景很特殊是在澳门开的区块链大会,大家开口闭口都谈价值投资,其实还是蛮有趣的,蛮搞笑的。


因为目前行业的状态,做价值投资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用一句笑话来讲,如果你问我价值投资和投机的区别是什么,我会告诉你,那是普通话和广东话的区别。


当然随着时间的不断的深入,越来越多的有学术背景、有专家背景的人不断加入这个行业,尤其是在银行结算端、保险业、外汇、对冲行业越来越多的专家人才不断的进入,解决信任问题而出现的一系列的公链,包括应用越来越多的时候,这个时候我认为价值投资才有可能。

所以在行业的初期阶段,通常有两种做法。第一波先赚到钱的永远是投机者,不仅仅是在区块链行业。所以如果大家想赚快钱,那一定是找趋势。因为价值的事情很难被辨别和识别出来,所以你想赚快钱,那就是要去投机,赤裸裸的、大胆的去做投机。


那另外一种做法,就是真正的要沉下心来。结合自身的特点,记住啊,一定是你在自身某一领域有专业背景,你能沉下去,静下心,真的想改变世界,真的有改变世界的能力的时候,你再去做价值投资。

崔大宝:第七个问题,之前您跟英诺创新空间创始人邓永强有过一个辩论,其中您提到“典企业家包括古典投资人,如果过去做的特别成功,是很难在区块链领域做得成功的。因为我们过去自以为成功的记忆和经验,将妨碍我们在这个新世界里做判断”。这个观点很新奇。我接触过的不少投资人虽也认为古典投资与区块链投资存在不同的地方,比如过去是项目抢投资方,现在是投资方抢项目,但大家都认为两者更多是相通的,比如同样要看团队、技术、落地能力等等。您为什么会持有这样的观点?到今天有没有发生改观?

刘佳勇:这是上一次我和永强总在辩论中提到一个观点。为什么说古典投资人在现在区块链行业很难做成功呢,这个判断是有一定依据的。


从心理学的角度,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有认知惯性的。而认知惯性的过程,就是由我们过往的经验不断累积而形成的一种行为习惯,这是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的。这也就意味着你过去在某件事情上越成功,那么你在进入一个新世界的时候,想要改变你的行为习惯需要付出的更大努力。


所以你会看到在具体的案例中,尤其是在三十年四十年前,从工业革命到互联网时代转移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现在著名的企业家像马云、马化腾,过去都没有优秀的经验,包括美国在内的facebook、谷歌、微软这些知名的创业者,都是横空出世的。


而来自于古典的企业像IBM,从中转型成功的寥寥无几,这也能验证当一个新物种出现的时候,对于年轻人是巨大的机会,对于那些过去还没有取得或暂时没有取得成功的人,是更大的机遇。


而且从另外一个维度,就是稍稍有点成就的人在面对新物种的时候,总有选择压力,因为他不舍得放弃过去的成功。所以相反,那些暂时在过往不那么成功的人往往会更放得开。

  崔大宝:第八个问题,您曾经说过,BM和V神,您站V神,因为在您看来,“EOS的超级节点是对人性相当大的诱惑。现在搞联盟去竞争,直接导致的结果之一就会是贿选,这会让事情走上邪恶的一面”。所以在投区块链项目时,你们会格外看重是否完全实现了去中心化吗?

刘佳勇:关于BM和V神的争论,我的判断依据和大家可能不一样,因为我本人不懂技术,我无法判断BM和V神两个人的技术流派和模型哪个好。


但是从两个人成长的过往历史看,因为BM与过往的三个合作团队都闹僵了,所以我会有一个基础性的推断,当你和过往的所有合作伙伴都出现过丑闻或者是出现不和谐的时候,某种程度上我会倾向于判断不是那三个团队出现了问题,很有可能是这个创业者出现了问题。


那BM在做EOS这个项目的时候,他的心气儿,包括他情绪的稳定性以及这个项目的准备程度,我都会带有一点顾虑。


那另外一个维度,就是超级节点的竞选。从人类的整个发展历史来看,只要涉及到竞选,一定会有阴暗面。


非常简单,人性是永远经不起挑战的。无论是今天我们强调的民主公正,所有人都追求的、向往的一种生活,但在客观现实面前,人性肯定存在着巨大的阴暗面。


就像那句经典的名言所说,人是生而平等的,但又在无处不在的枷锁之中。


所以,当你拥抱竞选的时候你就要有心理准备,你要为竞选付出另外一种阴暗面的准备。因为我一向的观点是人性不能拿来挑战,也经不起挑战。


再给大家推荐一下《第七感》这本书,这本书写得特别好,讲的是权力、财富和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希望对你们有帮助。

  崔大宝:第九个问题,今天对话的主题是“如何玩转跨界投资”,请刘总分享一下这方面的心得。

刘佳勇:呵呵,大宝让谈谈如何玩转跨界投资。其实说来惭愧,我一直认为我在投资领域不成功。那我今天有一点点小小的成就是因为我的团队很厉害,JRR Crypto有非常厉害的团队,我的许多合伙人都比我优秀,是他们的厉害,他们才是真正的专业的投资人。而我呢,在这方面,真的还是一个小学生在不断的学习。


崔大宝:太谦虚了。


刘佳勇:是真的,我的团队和合伙人的优秀才成就了我,我运气好。



  崔大宝:第十个问题,您接下来还有哪些跨界计划?

刘佳勇:其实我从来没有计划过什么跨界。我知道我自己擅长什么,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就像我开篇所讲,我擅长的是用心理学来解读商业,用心理学来做个人成长和企业成长,这是我唯一擅长的。


那我在这个擅长的领域里只是在判断下一个趋势在哪里,如果这个趋势恰巧碰到对的人,恰巧碰到对的机会,那我会抱着一个好玩有趣又能一起成长的心态来进入这个事情。




快问快答:

崔大宝:1、您未来会格外关注区块链技术在光伏行业的应用吗?

刘佳勇:不会。

崔大宝:2、您对心理学与情商管理应用学的研究对创业与投资起到了怎样的助推作用?

刘佳勇:  很大作用。


崔大宝: 3、您投资区块链项目时,如果创始人是斜杠青年,您会有顾虑吗?

刘佳勇:不会,现在不是斜杠青年的人几乎不存在。


崔大宝:  4、在这么多角色和行业中转换,您有没有疲于应对的时候?

刘佳勇:  我始终一个角色,做小学生。争取有一天成为老师,仅此而已。


崔大宝:  5、在所有这些角色中,您最享受的是哪一个?

刘佳勇: 我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用专心专念专情的面对当下的人与事。


崔大宝:之前在电视上一直听刘总的经典点评和主持 今天很有幸一起在节点财经名人堂对话,感受颇多,受益匪浅,学习了。有实力谦虚的处世哲学值得我们学习。再次感谢刘总 。


感谢以下媒体对《节点名人堂》的支持!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