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节点财经对话刘思宇:二级市场大佬教你如何穿越币市牛熊

区块中国 2018-8-6 23:24 146人围观 干货

真正能够穿越牛熊的,除了甄别好项目的能力,更重要的是,牛X的二级量化团队;

区块链不能改变所有的事情,不能改变整个世界,不能颠覆一切,不要把一切都套上区块链;

建议普通投资者要谨慎,不建议大家去参与一级市场的投资,投资还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最好是专业的机构去做;

只要涉及公众参与资金募集、交易的市场,都应有监管;

公益行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互联网就可以解决了,不一定非要区块链。



——刘思宇


7月26日20:30,“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节点名人堂」第17期正式开讲!Top Fund创始人刘思宇与节点财经发起人崔大宝一起带你了解如何穿越牛熊判断Token的价值。


对话时间:7月26日(周四)20:30(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

对话嘉宾:


刘思宇:Top Fund区块链基金创始人,目前三期基金管理资金将近20000个BTC,专注一级市场投资、二级市场量化交易以及投行服务。刘思宇曾创立贷款钱包、51理财等项目,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上榜者。


担任南京大学EMBA教育中心互联网金融主讲教授、首都经贸大学特聘教师、中国政法大学特聘导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创业营导师,畅销书《赢在众筹》作者。


崔大宝:连续创业者、早期跟随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创办拉手网;“BP+”创始人、节点财经发起人。《蛮子学堂》固定讲师、西北工业大学创客讲师等;获得老鹰基金、薛蛮子、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引力波资本、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旗下法大创投、相对论资本、倍链资本等机构联合投资等联合投资。业内被称之为“搞定大佬专业户”个人曾投资“奇才朱潘”创办的4931明星项目。

刘思宇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崔大宝:刘思宇大帅哥年纪轻轻就各种荣耀加身。他是Top Fund创始人、51理财CEO、贷款钱包创始人、90后天使投资人;刚满27岁,却已经投身公益15年,后创立凉山乡村支教项目“思宇计划”,当选2011中国教育十大影响人物,入选福布斯中国U30精英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青少年爱心大使”。最重要的是,他不仅有爱心,还长得特别帅。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刘思宇:我先介绍一下Top Fund。Top Fund专注一级市场投资、二级市场量化交易以及投行服务,目前三期基金管理资金将近20000个BTC,日交易量高峰时期占每天比特币交易量的1% 。
Top Fund 致力于为众多区块链初创企业提供资金、技术、战略及合规上的支持与帮助。我们坚信区块链将彻底改变现有世界的运行规则,变革生产关系,降低交易成本,提高社会效率。
Top Fund 投资方向覆盖了区块链生态系统中的基础公链、应用、底层协议和金融服务等,并为被投项目提供全方位的投后服务,所投资的项目均具备全球影响力,实现数十倍的财务回报。同时,Top Fund 针对二级市场构建量化对冲投资策略,满足各类投资者的需求。
Top Fund 的合伙人和员工遍布中国、韩国、美国、新加坡等全球多个国家,拥有全球区块链行业的投资和投行能力。
崔大宝:第一个问题,关于做公益的初心。思宇出生在美丽的西双版纳,我本人对西双版纳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部反映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娶妻生子然后返城,儿女们去城里找爸爸的电视剧《孽债》。不知道群里有没有人看到过这部电视剧?那部剧当时特别火,但也多少反映了西双版纳当时在教育、生活各方面的相对落后,我想思宇从12岁开始做公益,应该也离不开从小的耳濡目染吧?
刘思宇:从我第一次参与公益,我就知道这是一辈子都停不下来的事业,这么多年来,通过做公益我看见了很多人间疾苦,却也因此感受了很多能量。
做公益十多年期间,我做了一个思宇计划,是国内民间最大的支教团队,在支持四川的凉山、康定的藏区、山西的吕梁。大概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在四川凉山组织了一次支教,当时有人承诺捐款十万块钱,后来他诈捐了,并没有把钱捐过来,我就东拼西凑,凑了一万多块钱,带着将近两百名志愿者到四川支教。
“2013年的时候我在凉山宁南县骑骡沟乡,在那个学校,有一个孩子她每天要走两个小时上学,走两个小时放学回家。有一天下雨 ,路特别难走,我说我要送她回家。那个女孩特别瘦弱,她的头发很多地方都已经变黄了,因为营养不良。我记得她永远喜欢笑,笑起来特别好看,那天我送她回家,实在走不动了,需要抓着藤蔓才能继续往上走得地方。我一转过头问他,为什么你走这么远的路 还想要来上学来读书呢?她没有任何的犹豫,她说“哥哥,我想要读书啊!然后报以一个特别大的微笑。我当时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我更加觉得我们做的事情是特别有价值的事情。”
我常常会收到我们支教的山区学校发来的喜讯,说某个学生考上了高中,某个学生考上了警察。这些在我们看着很普通,但对于这些孩子是很不容易的,他们连初中老师都没有,读书的环境不用多说,他们求学道路真的很艰难的,通过我们的努力,即使是麻风病康复村的孩子也能上高中,这是我觉得很欣慰的事情。
崔大宝:你8年前创立支持四川凉山乡村教育“思宇计划”后一坚持就到了现在。我在查阅思宇相关资料的时候,看到有人在网上会说思宇做公益是沽名钓誉,假公益。我个人觉得,即便是有所图,能坚持15年做公益,这件事的正面意义一定远大于被网友揣测的“个人目的”。我想知道,一直顶着被质疑的压力做公益,尤其是你在2016年成为网贷平台“开财宝”联合创始人后,因为平台出现问题,你个人信誉也受到了挺严重的影响。这么多年来,你做公益的外在和内在的驱动力到底是什么?是真的像有些人揣测的那样,尝到了做公益的甜头,还是真的发自内心想要为这个依然有很多疮孔的社会做些贡献?
刘思宇:我认为公益并非是一个伟大的词汇。你不需要有多么强大的同情心,也不需要有多么聪明大脑,更不需要有多强的能力、多大的智慧。你都可以去从事公益,并且是无时不刻。你在不知不觉中做着你力所能及、服务公众利益的事儿,那么你就是在做公益。

我发现很多年很多质疑我的人都不在了,我还依然在做着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不管什么质疑,时间是最好的答案吧。
崔大宝:时间是最好的答案。赞!
崔大宝:第二个问题,关于“做公益的姿态”。我们大家都知道陈光标他一方面热心做公益,一方面又高调宣扬,这不符合我们自古以来“做好事不留名”的所谓“美德”,所以大家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我个人认为,高调做公益本身并不是问题,即便是孔子当年也表达过做好事就该要回报的观点。我想请教下思宇,关于这个问题,你本人是怎么看的?
刘思宇:刚才你提到过,孔子对一种道德行为的评价,重点不在于细究好人好事背后是否有纯粹的道德心,而在于看此种行为能否形成良好的道德激励,高调做公益对行程这种道德激励是有益处的。
崔大宝:第三个问题,关于创业。思宇这几年的创业节奏可以说非常的紧凑:2014年与校友共同成立了股权众筹平台“天使街”;2015年创立了51理财APP;2016年成为了“开财宝”的联合创始人;2017年创办接待APP贷款钱包并开始布局区块链,创立Top Fund基金,专注区块链投资。这么密集的创立公司,是因为做公益缺钱吗?开个玩笑哈。能分享下这4年里,你从传统的股权众筹到互联网金融再到区块链,在不同却又相关的这几个领域的创业感悟吗?
刘思宇:一开始我觉得做金融的应该都是西装革履,既帅又能赚很多钱,所以就想做金融。因为2013年正好是余额宝诞生的时候,当时掀起全国互联网金融的浪潮,我就放弃了很多传统金融更高薪的offer,放弃了西装革履的状态,进入一家薪资更低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当时我就觉得可能互联网金融更有朝气。
于是2013年,我就选择加入一家做贷款的互联网公司。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做股权众筹,包括后期的51理财和贷款钱包。至今也还在做贷款钱包,做贷款的匹配,利用人工智能的方式,为普通的用户做一些贷款的匹配,做一个贷款流量入口。
为什么从2013年开始会接触到比特币或虚拟货币?因为2013年的时候还没有区块链的概念,区块链大概是在2015年左右,万向集团的肖风、还有德勤的合伙人秦谊,在国内开始鼓吹区块链(Blockchain)的概念,当时只有中国最顶尖的金融人在讲区块链。
在2013年我就和火币的李林、还有OKCoink徐明星认识,最早是把比特币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一部分去讨论,我最早并没有投资比特币,我觉得它是一个投机性很强的数字资产,所以我一开始对比特币还是很鄙夷的态度,后来才开始关注比特币以及区块链技术带来的价值和思考。
创业越久,就越有经验,从筚路蓝缕到游刃有余,时光不负我也。如果让我总结现在做事情的状态,应该就是游刃有余吧。
崔大宝:第四个问题,关于投资现状。我看刚才简介中提到,Top Fund目前三期基金管理资金将近20000个BTC,专注一级市场投资、二级市场量化交易以及投行服务。请你分享下,Top Fund目前投了哪些有代表性的项目?投资模式是怎样的?有投资机构会采用“股币平行”模式,就是说先投股权,然后做了token后再映射一部分,Top Fund有尝试吗?
刘思宇:Top Fund是一个二级能力很强的基金,我们通过MOM模式布局投资了16个量化策略团队,产生了非常好的财务回报。


刘思宇:这是我们的内部文件。我们二级的一些策略和做法都在图里了。我有一句话:真正能够穿越牛熊的,除了甄别好项目的能力,更重要的是,牛X的二级量化团队。通过公平的市场赚到钱,就是硬实力,无论牛熊!
TopFund一级市场投资团队去年成立的背景是一些区块链项目的大量诞生。我投资项目,主要看这个团队想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我们今年更偏向一些海外优质的公链和通用性协议。在一个事物发展的早期,特别是区块链发展早期,需要做很多基础设施的建设,而公链和通用性协议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所以我们在投资策略上希望培育一些好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去解决大家所关心的问题。
比如说新加坡的项目叫MITX,这个项目其实是做什么的呢?比如说很多项目未来可能要从以太坊上跨链,换到EOS上去开发,他们是提供技术选型跨链的支持,包括他们把一些能够标准化、模块化的区块链技术、应用、代码进行封装。为很多区块链开发的个人或者企业,提供便捷开发服务,可以直接调用,比如开发一个东西,不用再亲历而为,支付MITX的Token可以直接进行购买,我认为这是在区块链发展早期,特别是这样一个开发的阶段,特别需要的。
另外,我们还投了某个信用资产上链的项目。一般像芝麻信用,传统征信机构,会有一个中心化机构辨别你的购物消费,娱乐消费以及生活中各类消费数据,然后给你一个信用分。这时你的数据会被中心化机构拿走并进行支配,个人对数据的拥有权比较少,但如果有一个项目能把用户的信用资产上链,中心化机构不能拿到,比如当用户需要数据去某家银行贷款时,用户直接授权银行去抓取,这样只有这家银行才有权获取,这时候,数据的使用权回到用户手里,再比如我要用共享单车,但不想交押金,可以通过授权爬取信用让共享单车公司爬取到部分数据,确认我是否获得免押金的资格。
这种方式可以解决信用上链并且信用资产不被中心化控制的情况,自己拿回数据的使用权和拥有权,这是区块链引导大家从互联网的效率中,开始关注公平和自身的权利。至于说什么时候开始投应用,我们现在也投,但我感觉应用类区块链项目还未到大爆发的时候。
崔大宝:牛逼。
崔大宝:第五个问题,关于投资逻辑。你在最新一篇撰文中提到如何判断一个区块链项目的token价值时,有个观点挺有意思,就是看它的价值是不是主要来自区块链行业的流动性溢价,也就是区块链行业相比传统领域的退出机制的优势——去掉这个流动性溢价之后,价值降低太多的就是空气项目。用这套逻辑你觉得能“杀死”市场上多少比例的项目?Top Fund还有其它什么投资逻辑?对于下半年的区块链投资行情,你怎么看?
刘思宇:从投资逻辑讲,看整个世界发展趋势,区块链不能改变所有的事情,不能改变整个世界,不能颠覆一切,不要把一切都套上区块链。但区块链的确能在一些行业产生变革性的影响,例如信用资产上链,把信用资产所有权还给用户;比如区块链发展早期要做各种开发,要搭建技术共享生态,这些搭建的基础设施都是贴合发展需求的。
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区块链是一个技术发展方向,但它会是互联网生态发展到今天的一块巨大的补丁。互联网解决效率问题,区块链倡导并解决公平和用户权利的问题。很多区块链应用的效率比互联网低,所以不一定什么都要用区块链改变,有的用互联网就可以了,不用生搬硬造。不一定要用区块链去改变互联网就能解决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但必须要用区块链去解决去伪存真的问题。在整个逻辑和浪潮里,区块链技术仍然处于发展早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补丁,能够对这个世界做一些非常好的改变,我们也期待在这个领域做更多的投资。
投资是一个很专业的事情,需要做很多专业的行业分析,才能去判断一个项目的好与坏,所以有时我很矛盾,到底要不要倡导大家去投资区块链。我认为普通老百姓不适合参与一级市场投资,因为无论是在专业性还是信息等各方面都有欠缺,很容易被割韭菜。
区块链现在跟早期的发展不一样,早期支持一个项目,例如支持以太坊的发展,给它捐助比特币,这是一个非常有社区精神的开发者生态。现在越来越多资本进来,越来越多的项目出现,包括一些空气币,圈钱,跑路等等充斥在这个行业里,所以我建议普通投资者要谨慎,不建议大家去参与一级市场的投资,投资还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最好是专业的机构去做。
我认为,只有有了强大用户基础的项目,其token才能显现价值,如果没有应用场景和用户基础,这个币不是空气是什么?
而有的项目你不能说它没有价值,但它的价值主要来自于区块链行业的流动性溢价——在投资时,它估值高的逻辑在于相对传统项目退出通道要好要快。
倘若一个项目在去掉流动性溢价基础上,token不能满足现有的价值基础,就是它的价格和真实的价值偏离太多,那它就是空气项目。例如现在价值30亿,但在现实世界就值300万,中间能有这么大的差异,这是一级市场中判断项目的一个标准。
判断项目还有一个技巧,就是算它的估值和它在整个市场的排名,如果它的估值已经排到前一、两百名,而它没有能力做到这个估值,这种过大的价值偏离也很危险。
在考察区块链项目时,尤其是初创项目,一定要多渠道获得信息,不能偏信一面。大家都知道,之前有很多空气项目,他们白皮书上的团队人员都是虚假的,甚至是从国外网站上抄来的人物头像,这种项目一经披露,肯定可以断定是空气项目,其token也终将一钱不值。
崔大宝:很赞。
崔大宝:第六个问题,关于对币改的看法。你曾跟媒体说,很怀念没有币价带动的区块链时代,而且对区块链给世界带来的意义一直持比较谨慎的态度,认为它只是互联网发展史上的一块补丁,“颠覆一切”的观点太扯。可以看出你应该是支持“无币区块链”的。最近比较流行“币改”一词,就是说对实体经济进行通证经济改造。很多人认为“币改”有着无可替代的积极意义,比如可以帮助无法上市的企业快速融资,可以促进现有的加密货币市场实体化,扫除虚假与空气项目,同时还可以主动拥抱监管,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促进区块链发展。你对此怎么看?
刘思宇:首先,不发币也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这应是常识。发币并不等于区块链,区块链也不等于发币,这两者没有必然关系。
其次,在中国的监管框架下,不允许发币,更不用谈币改。对于海外项目,币改面临的最大困境是,如何把原有用户转化为数字货币交易用户,这个市场教育的成本是高昂的。
对于监管的看法,我的态度是一致的,只要有涉及公众参与资金募集、交易的市场,都应有监管!
崔大宝:新增用户从哪来是个大课题。
刘思宇:从大行情中来。
崔大宝:你判断大行情的逻辑是什么?
刘思宇:2017年的数字货币市场就是大行情。
崔大宝:第七个问题,关于政策监管。我看你的很多观点都在呼吁政策监管。针对目前存在的空气币传销币等诸多问题,你认为如何监管会既有效控制当前乱象,又能有助于区块链健康发展?
刘思宇:对于监管的看法,我的态度是一致的,只要有涉及公众参与资金募集、交易的市场,都应有监管!至于如何监管,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今天很难给大家分享。
  崔大宝:第八个问题,关于“区块链+公益”。我接触过几个做“区块链+公益”的创业者,他们都是想要借着区块链技术解决传统公益中资金用途不透明、扶贫对象不精准等问题,你既懂公益又懂区块链,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区块链+公益是天作之合还是伪命题?
刘思宇:公益行业有一个特别明显的问题存在:如果公益项目想要获得资源,一定需要透明化。说穿了,依旧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而这个信息不对称,互联网就可以解决了;不一定非要区块链。
快问快答:
崔大宝:1、(八卦)你有颜有钱还有爱心,会不会桃花特别旺(看你面相是很旺)?
刘思宇:大家都认为我桃花旺,然后就真的不旺了…
崔大宝:2、 做公益这么多年,也被误解这么多年,说实话有没有特别委屈的时候?
刘思宇:  做公益太多委屈、太多艰难,但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不是我的艰难,是希望大家都能够一起做一些让自己舒服和正能量的事情。欢迎大家关注【思宇计划】的微博和公众号,一起公益!
崔大宝: 3、“思宇计划”会在做乡村教育时做一些区块链知识的普及吗?
刘思宇:我希望有一天能做编程的普及教育吧,发现代码之美,可能是这个世纪很重要的事情。目前还没有条件。
崔大宝:挖掘下一个中本聪我们一起努力。
崔大宝:  4、你最感激的贵人是谁?
刘思宇:  帮助过我的人很多,都是我的贵人。难以用一“最”以概之。
崔大宝:  5、很多人说区块链给了很多人“屌丝逆袭”的机会,也是90后崛起的机会,你觉得是吗
刘思宇:希望是,哈哈。
崔大宝:太帅太有才。我替群里所有女生弱弱的问下你选择女友的标准是什么?
刘思宇:哈哈,我强强的拒绝回答这个标准。
崔大宝:感谢思宇兄弟的分享 有爱有料有干货。


感谢以下媒体对《节点名人堂》的大力支持!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