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节点财经对话许超逸:熊市年底前应该会回暖

BCN区块链 2018-8-20 18:10 99人围观 行业新闻


我相信,行业的进步与繁荣,不能一味的靠炒作,短期的名人效应、流量效应,最终还是要技术创新来推动。

-

首先受到区块链冲击的是传统金融行业,有些机构已经开始觉悟了,有些动作还比较慢。

 

2-3年内,可能大家在不经意中,就会发现,原来自己一直用的软件、工具,都已经默默的区块链化,已经上链了。

 

一个真正的区块链人,是有自己的世界观的,我们看到这个行业里面的前辈,早已经财富自由,但还如此辛苦,四处布道,帮助这个行业里的年轻人。

 

——许超逸

 

8月17日16:30,“三点钟节点财经VIP群”「节点名人堂」第21期正式开讲!BKFUND合伙人许超逸与节点财经发起人崔大宝一起带你探究TokenFund背后的管理之道。

 

对话时间:8月17日(周五)16:30(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三点钟节点财经VIP群

 

对话嘉宾:

 

许超逸:临界Hashgard创始人、分布式资本战略管理总监、BKFUND管理合伙人、GDF数字金融生态基金管理合伙人。毕业于安徽大学,曾在科大讯飞、华为、中兴通讯等高科技企业工作,拥有十三年研发、市场与管理经验,具有丰富的创业孵化实践,2017年入选教育部“全国优秀创新创业导师人才库”,也是区块链行业早期参与者、投资者。

崔大宝:连续创业者、早期跟随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创办拉手网;“BP+”创始人、节点财经发起人。《蛮子学堂》固定讲师、西北工业大学创客讲师等;获得老鹰基金、薛蛮子、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引力波资本、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旗下法大创投、相对论资本、倍链资本等机构联合投资等联合投资。业内被称之为“搞定大佬专业户”个人曾投资“奇才朱潘”创办的4931明星项目。

 

BKFUND合伙人许超逸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崔大宝:今天的嘉宾许超逸,是临界Hashgard创始人、分布式资本战略管理总监、BKFUND管理合伙人、GDF数字金融生态基金管理合伙人。毕业于安徽大学,曾在科大讯飞、华为、中兴通讯等高科技企业工作,拥有十三年研发、市场与管理经验,具有丰富的创业孵化实践,2017年入选教育部“全国优秀创新创业导师人才库”,也是区块链行业早期参与者、投资者。

 

感谢许老板在美好的七夕情人节做客节点名人堂,放弃约会给大家分享,这应该是怎样的精神哈哈

 

许超逸:区块链精神嘛,不眠不休,七夕节能和这么多小哥哥小姐姐在群里约会很开心

 

崔大宝:许老板是背景和实力兼备的投资人,而且是技术出身做投资这么好,这是非常难得和稀缺,下面我们对话正式开始。

 


崔大宝:第一个问题,我看了您的工作履历,毕业后在科大讯飞负责语音研究,然后加入华为负责彩铃系统研发,跳槽中兴从事路由器IP协议栈的开发,虽然听起来都是技术工作,但是完全是不同的三个方向。2017年加入分布式资本担任战略总监,算是进入投资圈,年底在又在海外孵化成立了BKFUND。

1、从技术研发到战略管理再到VC投资,为何您的职业生涯跨度如此大?哪份工作是您最喜欢的?

2、作为一支TokenFund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投资Token的风险管理有哪些?

3、如何管理好一支Token基金?

 

许超逸:好的,谢谢。我是个做技术出身的人,以前就很喜欢做技术,尤其是底层相关算法、协议的研究和开发。不同的的技术面有相通之处,也不有同之处,举一反三,快速熟悉,是对一个程序员最基本的要求。

 

我做程序员一共做了有7年,一直到2010年,在这之后觉得写代码的话,思维有一些局限性,希望能够多开阔一些眼界,所以从技术岗转到市场岗,之外又做战略与投资。现在是既做投资(管理BKFUND,以及新成立的GDF全球数字金融生态基金),又做项目(Hashgard)。

 

每份工作我都很喜欢,很热爱,也都希望能在每个不同的工作岗位上面做出成绩。

 

第二个小问题和第三个小问题,我合在一起来回答哈。token投资,看起来比较容易,门槛低,好像有个钱包,起个名字叫XX FUND就能做,其实风险是比较大的。

 

崔大宝:哈哈,门槛确实很低现在满大街都是Fund 。

 

许超逸:比如说安全的管理钱包里面的数字资产,是一种风险,它不像银行账户,一个私钥就能带走全部的币,如果自己忘记的话,币也会丢了找不回来。

 

比如投资的项目,要在短时间内做出相关的投资判断,是不是可以一个可以投资的项目。投后能不能有好的成长性,成长的拐点在哪里。投完以后是否能够及时具备流动性,及时的回收退出。

 

我们从去年12月份开始就建立了一个投资和内控的体系,基金相关的账户、私钥、邮箱、2FA验证、手机号都通过交叉保管的方式分级进行管控,还会有一个工具来实时的监控每个钱包里的资产变化与比例情况。投资有投资的流程,投后有投后的流程,哪里币什么时间收,应收多少,都有相关的规范化的记录。

 

包括我们对基金净值与收益的计算,我们制定了关于token的会计准则,每月会出我们的LP出具一份币本位的利润表和资产负债表。这些,一开始做的时候很困难,很辛苦,但我们熬下来了,一点点的的完善和积累。

 

我们现在是每个月的最后一天中午12点,做整个基金的资产快照,以及各项资产的价格快照,然后计算出当月的资产总值,并根据每项资产的买入成本,与当月的交易记录,计算当月的浮动盈亏与已实现收益。

 


崔大宝:第二个问题,您在公开场合也曾说过,在市场火热时,其他机构看好一个项目投几千个以太坊“梭哈”的时候,BKFUND依然严格遵守单项目200-500以太坊规模的投资策略。

1、看过这么多区块链项目,也投了很多,BKFUND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2、您在区块链市场投资主要关注哪些方向,为什么?

 

许超逸:BKFUND首期成长基金到目前为止,在全球范围内大约投了30多个项目,基金的投资策略是  部分ETH现金 + 部分主流长期持有 + 部分新币(ICO、私募),我们严格的遵守这个投资策略在市场上进行投资和布局,所以即便是在ICO最疯狂的时候,我们也依然谨慎的进行选择投资。

 

投资逻辑方面,首先是选赛道,是不是适合区块链化的,是不是适合用通证经济去做改造的,是不是能给行业带来增量,第二个是看团队,团队的过往经历,团队对于区块链的理解与认知,团队在区块链行业的人脉资源,第三是经济模型与社区建设。

 

近期很多朋友都看到新闻了,我们成立了一支1亿美元的GDF全球数字金融生态投资基金,与专注于成长性投资的BKFUND不同的是,GDF最重要的任务是建立数字金融的行业生态,希望能够通过资本这个纽带,让越来越多的优秀创业者、顶级创业者加入到我们新行业里面来。

 

首先受到冲击的是传统金融行业,有些机构已经开始觉悟了,有些动作还比较慢。其次,需要大规模协作、原来的这些共享经济、UGC内容行业、中介方扮演重要角色的行业都会面临着区块链的颠覆。

 

最近关注的重点包括交易所、钱包、券商、做市商以及数字金融生态相关的产业。

 


崔大宝:第三个问题,国内热炒的“区块链+”主要集中在科技金融、文娱游戏、版权保护、保险医疗、供应链等几个方面,其中也有不少明星项目杀出重围。

1、在您看来是不是所有行业都适合区块链改造?最适合区块链应用的行业有哪些特征?

2、您预计颠覆性的杀手级应用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3、熊市环境下2018年下半年区块链投资会有哪些变化?

 

许超逸:1. 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同时区块链和通证经济并不适合于所有的行业。正如我前面所说,最适合区块链改造的,是需要大规模协作、人人创造、人人分享、人人贡献的行业,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公司取代原有分散的一个个小中介,它自己成了最大的中介,最大的受益方,拥有最重要的用户信息与用户数据。只有在区块链时代,才能把数字的主权归还给用户。

 

2. 区块链行业的杀手级应用,这个很多大牛、大佬有不同的观点,有的认为区块链上面会出现日活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的DApp的时候,这些是杀手级应用,有的认为区块链上面,会出现很多很多个微小的DApp,可能每个DApp的用户都很少,但DApp的数量会很多。我的观点是,2-3年内,可能大家在不经意中,就会发现,原来自己一直用的软件、工具,都已经默默的区块链化了,已经上链了。

 

我们也与同行做过很多交流,很多朋友对于行情不乐观,觉得会持续比较长的时间,因为投资的步伐会放缓。

 

崔大宝:目前国内外项目哪个范畴投的多?

 

许超逸:BKFUND基金已投资的30多个项目里面,其实各个版块、各个行业都有涉及。

 


崔大宝:第四个问题,咱们回到数字资产的管理的话题,很多项目方募资后拥有超千万的数字资产,这些资金静静躺在账户里,既不安全也不保值。

1、如何监管创业团队基金会的资金使用情况?

2、BKFUND在募资、退出、内部管理、激励机制上和传统VC有哪些不同?

 

许超逸:1.  像您说的,的把募集来的币放到钱包里面的,需要用的时候,拿出来花一点,这个已经是属于很好的项目团队啦。怕就是说团队拿到钱就立刻全部转移套现,那花到哪儿去了,就真不知道了。

 

这个行业目前还没有规范,整个的法律框架还不健全,信息的披露,还是依靠项目团队的自律。

 

2. BKFUND成长基金的LP包括沈总和一些资深的区块链早期投资者,以个人为主,结构相对比较简单。新成立的GDF全球数字金融生态基金,因为涉及到很多机构投资者,我们正在做一个合规的法律架构,来支持这个基金的设立。

 


崔大宝:第五个问题,目前TokenFund机构繁多,投资圈也出现了一些乱象,行业本身除了“他律”的监管还需要“自律”,BKFUND在团队管理方面做了哪些努力?投资管理方面做了哪些尝试?

 

许超逸:BKFUND在自律方面体现在如下几点:(1)对于我们目前绝大多数投资组合来说,BKFUND是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者角色,即使对于我们精挑细选后的项目,也是如此,项目运营,主要是依赖于团队的能力,BKFUND更多的提供资源与相关的帮助;(2)BKFUND的信息是比较公开透明的,我们在公众号里面,披露投资的概况,对投资者,有一份更详细的了报告;(3)我们不会参与到任何的争吵、或者撕逼事件,做好自己的事情最重要。

 

BKFUND的精神也在我们的新基金里面得到了传承,我在GDF发布会的时候贴了一张图,这里我同样可以贴给大家来看看。

 

 

 

许超逸:当然,BKFUND团队目前在能力上面是有短板的,这点我是承认的。

 

比如,BKFUND行业研究经验相对比较多,但在区块链的基础底层技术、算法方面的研究是不足的,这点是我们的短板。

 

我已经在着手建立一只以工程师背身为主的技术研究团队,希望能够对技术进行更深入的研讨,发现、发掘对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有重大影响的新技术方向,这个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我相信,行业的进步与繁荣,不能一味的靠炒作,短期的名人效应、流量效应,最终还是要技术创新来推动。

 


崔大宝:第六个问题,您之前参与过股权投资,相比而言做数字资产投资在能力上有什么新要求?

 

许超逸:作为天使投资者,我个人投资过一些公司,但是很遗憾,没有比较成功的。相对token的投资,股权投资有一套成熟的估值模型体系,有一套投资方法论,算市场容量,算市场比例,算利润,根据PE算市值,然后倒过来推算现在的公司估值多少,股权投资经理去做DD的时候,经常把人家公司扒个底朝天,什么员工工资表,什么每个月的各项乱七八糟的开支费用比例。

 

token的投资的阶段大部分没有代码可以看,一般就只有白皮书,有的项目好一些,会给你提供团队简历,还跟你聊聊以后的发展方向,有的项目资料更简单。所以相对于股权投资完善的各项资料,token的投资几乎接近于盲投。

 

所以我们从零开始,建立一套自己的投资框架,我们有一系列的指标,去判断团队的质量。比如核心团队的linkedin,开发者在github上的过往代码贡献,比如medium,twitter,facebook。

 

这些指标能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团队的过往经验,反映社区对这个项目的期望,但还不足以说明,项目未来能否成为一个优秀项目。

 

我对token投资岗位的要求是,自己要能够理解区块链和通证经济,这个往往是很多传统股权投资经理所不具备的。

 


崔大宝:第七个问题,Hashgard的官网显示,这个项目是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构建的分布式的资产管理信任体系。请详细介绍一下这个体系的作用。

1.区块链底层技术还不够成熟,Hashgard 选择什么样的技术路线来保证安全、可信的金融管理?

2.Hashgard 对于投资人有哪些意义,为普通投资人和专业投资人提供的服务有什么不同?

 

许超逸:我复述一下关于临界(Hashgard)的官方表述,Hashgard是一条数字金融公有链,同时也是一个分布式的可信资产管理协议。这意味着我们既要去做一条更适合金融行业发行与部署的链,又需要去开发与金融业务相关的智能合约。我们前面花了很多的时间去做不同技术的调研与评估,目前我们确定将基于cosmos sdk与ethermint来开发我们的公链。

 

选择cosmos sdk与ethermint的原因,是我们希望我们的Hashgard链同时具备成熟的跨链交互能力,又具有智能合约的开发与部署能力。这样可以实现我们通过智能合约来管理金融产品,过程上链,数据上链,公开透明,不可篡改的目标。

 

我们对于投资者的意义在于,对于普通的投资者,可以根据链上的数据来评估一个金融产品的预期收益与风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信息不透明,买基金,买理财,全听销售一张嘴。

 

对于专业基金经理、专业交易员,他们有机会通过Hashgard链上数据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有机会去发行自己的产品,为用户提供服务。而不是要仅仅靠刷广告带流量。这就是我们说的,为个体赋能,让优秀的个人有成功的机会。

 


崔大宝:第八个问题,听闻您对区块链“技术、哲学、信仰”有一套独特的理解,请简单为大家解读一下其中的逻辑。

 

许超逸:您说的这个,是半年多前,我记得蔡文胜蔡总在三点钟创始群和朋友圈里面分享了关于区块链的三层,底层是数学,中层是哲学,顶层是神学。当时我也说了一下自己的理解。

 

我的理解:数字属于技术层面,研究的是区块链项目的底层加解密算法、分布式网络架构,以及跟真实世界里商业应用的结合与落地,通过计算、推导与模拟,可以证实,可以证伪;哲学属于认知层面,研究的是区块链行业的方法论,即“分布式商业、去中心化组织结构、通证经济”将来能对哪些行业、组织所产生的颠覆与变革,现阶段不能证实,不能证伪;神学属于精神层面,是每一个从业者基于“自由主义、人人平等、利己利他、共享分享”的区块链精神所形成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与财富观,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并成为自己的行为准则,不需证实,不需证伪。

 

我相信,一个真正的区块链人,是有自己的世界观的,我们看到这个行业里面的前辈,早已经财富自由,但还如此辛苦,四处布道,帮助这个行业里的年轻人。

 

对他们而言,钱多少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能够帮助更多的人,能够促进行业的进步,能够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快问快答:

 

崔大宝:1. 经您手一共投资了多少个区块链项目?

 

许超逸:30多个吧。

 

崔大宝:2、BKFUND在投前投后会做些什么?

 

许超逸:在投资前,我们会做足够多的调查和了解,去深入判断一个项目的可操作性和未来愿景。投资后,我们去及时跟进项目的进展,看看我们在什么地方能够帮助到项目团队,做一些投后的管理。

 

崔大宝:有媒体称您是“沈波门徒”,这位老师对您有哪些影响?

 

许超逸:沈总是我的贵人与导师。我很幸运,在入行的时候遇到了沈总,作为最资深的行业专家,沈总的格局、胸怀、远见要远远超过区块链行业里的大多数人,影响了我很多,我一直在学习与努力。同时沈总也给予我很多的成长机会,沈总也是BKFUND和Hashgard最早的投资者。

 

崔大宝:4、今年上半年投资成绩如何?

 

许超逸:上半年对ETH的收益是86%,对USD是46%;这个成绩可能并不算太好,但对于我们相对稳健的投资风格来说,我们在收益与风险方面进行了一些平衡。

 

崔大宝:5、BTC、ETH领跌已经让很多项目苦不堪言,对投资机构有什么影响?

 

许超逸:对项目方的影响在于,项目方的费用支出是按法币来做预算,币价大跌的话,预算会吃紧。对于币本位的fund来说,有一些影响,主要是小币种跌的更厉害,但总体回撤不是太大。

 

崔大宝:6、为什么您说成立TokenFund是传统VC的必然趋势?

 

许超逸:区块链代表的是通证经济,是一种分布式的商业形态,没有组织边界的经济体,使用者、客户、消费者、供应商、渠道、员工同时也都是币东或者叫证东,参与的人越多,链上的信息越多、数据越多、越接近真实,这个经济体量就会越大,所有的参与者都能一起受益。这样的模式要远远比传统的以利润为中心、给公司股东赚钱的公司制要更有生命力。

 

我觉得以后最优秀的团队、最好的创意一定是选择以区块链的方式来运作和募资。传统VC周期长、决策慢、各种繁文缛节,在这个时代里面会错失很多好项目的投资机会。所以我觉得传统VC们应该会想办法转型、成立token fund来拥抱区块链,事实上也已经出现了,我们看到现在大的投资机构,都有token的投资团队。

 

崔大宝:7、有人说互联网给了70后机会,移动互联网给了80后机会,区块链是90后的机会,您怎么看?

 

许超逸:新世代,他们对新事物要接触的更多、理解的更快、接受的更容易,因此确实我们看到在区块链行业里面,有很多优秀的90后出现,但我觉得这不意味着70后、80后就没有机会,只要愿意放下过往的知识包袱,以一个空杯的心态来迎接区块链这个新时代的到来,都有机会,70后、80后的优点在于有很长时间的职业经历,职车化的程度很高。我自己是80后,我们团队里面还有一些接近20年程序员经验的70后,70后、80后的宝贵职业经验,和90后的创意、热情,在一起能够碰撞出新的火花。

 

崔大宝:8、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资产管理团队是如何收费的?

 

许超逸:崔总问到这个收费的问题,正好我在这里给我们的新基金—— GDF全球数字金融生态基金打个小广告。GDF基金开放了少量额度给机构朋友们一起参与,欢迎感兴趣的朋友们来做我们的LP。。。基金期限三年,1年投资期+1年退出期+1年延长期,按季度收取基金净值1%作为管理费,同时我们取50%ETH收益权重+50%美元收益权重计算基金的超额收益,GP分配30%的超额收益,LP分配70%。。。基金每季度向LP出具一份投资者报告,包括行业要闻、资产明细、季度财务报表。

感谢以下媒体对《节点名人堂》的大力支持!